木子书

学位授予仪式

今天是我们的毕业典礼,接着便是学位授予仪式。

我们的校长就是那个传说中的29高校唯一的女校长,我很尊敬她,她还有个很萌的名字,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直觉得是谁给她起的外号。

我们像流水线一样排在那,我紧张极了,心嘭嘭直跳。轮到我的时候,我站在预定的位置,一步步走向校长,然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傻傻地笑着,说着“校长好”,“谢谢校长”;而校长真是超级亲民和蔼,她穿着红色的教授服,美极了,非常温柔地笑着说“你好”,然后握上我的手。可能每一位同学她都是这样的,持续三天,但我依然感到温暖。作为一个女人,既是教授,也是校长,她无疑是个强者。我一直觉得她应该有着强大的气场和让人战兢的魄力。然而并没有,感觉经过...

【绿叉基巴组】奥斯本四千金6

久违的更新/(ㄒoㄒ)/~~

****** ****** ******

#6# 见家长


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整个气氛就尴尬了起来。

查尔斯看了埃里克一眼,埃里克意会,便开口自我介绍:“我是埃里克兰谢尔。”并点头致意。

这种国家领导巡视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巴基内心吐槽。表面却很友好:“您好,我是布坎南奥斯本。”

“洛基。”洛基一向高贵冷艳。

……

再一次的迷之沉默。


查尔斯很尴尬。难道他的婚姻在弟弟这儿就有了第一道阻碍了吗?他清了清嗓子,打算缓和一下,“你们觉得怎么样?”

巴基很好相处,想得也很简单,他直接问埃里克:“如果我

【绿叉基巴组】奥斯本四千金5

#5# 要命的奥丁森


就在彼得像颗圣诞树一样挂满了哈利的各种服装袋、查尔斯不知道去干了什么之时,巴基正躺在洛基的床上跟他谈心。

“洛基,我也选择了文学,这样以后我就来给你写剧本,好不好。”巴基睁着大眼睛望着洛基。

洛基有些感动,从小到大,巴基总是跟他在一起听他的话,也处处为他着想。他摸了摸巴基的头,说:“好啊,那你要快点写出好的剧本啊。”

“嗯。”当然,前面的对话只是巴基的一个开场白。昨天过后,就有一件事情让巴基非常的在意,现在他终于忍不住要问了,“那个……洛基……你知道……就是……”他很紧张,以至于吞吞吐吐。

洛基有些好笑:“你到底想说什么,可以直接问。”

巴基看着...

【绿叉基巴组】奥斯本四千金4

#4# 奇迹哈利


老奥斯本先生在空无一人的病房里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刚从昏迷状态中醒过来的他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后才逐渐清醒过来。

他想找人帮他倒杯水,但环顾了一圈,病房里没有一个人。这群不孝子!!!奥斯本先生险些又要气晕过去。

但缓了口气后,他也开始意识到一些以前他一直忽略掉的问题。比如,他和孩子们相处的并不融洽。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在争吵中度过。

难怪孩子们不听我的,老奥斯本先生深刻反省。可能是因为以前的方法太激进了,这样不会成功,看来要孩子们听他的,特别是拆散查尔斯和那个头盔教父以及洛基和花心大胸,必须要从长计议,徐徐图之。没多久老奥斯本先生就用他出色的头脑决定了新的战...

【绿叉基巴组】奥斯本四千金3

#3#作死的洛基


会议室的四个人正襟危坐。老奥斯本先生还没有出现,这是四个人最后的惬意时光。

“你们最近怎么样?”查尔斯企图用委婉的方式知道他的三个弟弟最近有没有闯祸,这样他就可以大致估计出他会受到多少来自父亲的攻击。

“我很乖!”巴基抢先立flag。

“我学了商科。”哈利很淡定。

“其实你让‘父亲’看到那位兰谢尔先生戴头盔的样子或许他会觉得那很酷。”洛基很冷漠。

“……”你给我记住!查尔斯暗自将洛基的犀利记在心里*。

对于经常扎根于加州的洛基来说,埃里克兰谢尔自然不陌生。这位大名鼎鼎的黑手党教父无时无刻不在加州的商圈和好莱坞刷着存在感。因此,洛基有幸看见过一次这...

【绿叉基巴组】奥斯本四千金2

#2# 倒霉的巴基


受到父亲的传召,巴基当然马不停蹄地回了纽约。虽然他觉得他的父亲无比的大惊小怪,但也不得不为大哥狂野的胆量而心虚。

所以现在报应就来了吗?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巴基无力地想。

前面一男一女都暴力地在忙活,唯独留下了他所乘坐的出租车引擎盖上的一个大坑。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回一趟家就会有一个人从天而降?!明显大姐夫的人品不太好啊!巴基难过地甩锅给这位任重而道远的——准姐夫?

前面一男一女很快地解决了从天而降的倒霉蛋,那位身材火辣的美女正凶狠地将人铐起来,而那个金刚芭比一样的男子挂着温和的笑容来向出租车司机道歉:“对不起,我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损坏了您的车,我们会...

【绿叉基巴组】奥斯本四千金1

架空设定,四兄弟组。逗比文风。非性转设定。之所以叫四千金只是我单纯的喜欢吧四个傲娇的美人称作千金而已。非喜勿入。

#1# 生气的奥斯本老先生

“我说了我要留在幽泉学院,而不是什么该死的达特茅斯!!!”巴基今天也很崩溃。“你已经送走了哈利难道还要让我一直在外面吗?!”

奥斯本先生不为所动,非常执着:“首先,是的,你从幽泉学院毕业后一定要去达特茅斯;其次,哈利比你懂事的多,所以他能够自觉的去牛津上学而不是像个疯子一样去美国的西部当个牛仔;最后,看在你大哥是哈佛心理学教授的份上,别太丢脸。”

“那你为什么不提洛基?”巴基故意找茬。

老奥斯本先生脸立刻黑了下来:“不准你提他!”...

黑红游戏,谁又是赢家?

今天上课做了一个游戏,是黑红游戏。它极端类似于囚徒的困境。若是出红,不是小额共赢,就是惨败。可若是选择出黑,要么共同惨败,要么险中全胜。很多人想,那就一直出黑吧,就算是死也有个垫背的。可是那样不是赢,只适合游戏,而不是生存。全体死亡的结局,只会是悲剧。在现实生活中,明显也是这样。那么人们的选择究竟是同享江山的共生,还是鱼死网破的挣扎?
我们做这个时候的竞争异常激烈,赢了结局,却没有赢心情。第一局我们基于保守的试水,出了黑,而对方却基于友好暗示,出了红,我们虽然得了分,却在一开始就输了信用。第二局我们出了红,出于对第一局的补偿,也是为了让游戏不至于自杀式的进行。第三第四局为了继续友好的玩耍,双...

囚徒困境附图

喜欢塞包子的孤独奋斗狗一只

© 木子书 | Powered by LOFTER